操破苍穹10淫蕩的母亲

时间:2021-02-20

我叫做萧萧,萧萧的萧,萧萧的萧!-0-!

在加玛帝国人称天朝女帝,外号混世小魔女的就是我了!年龄已经快成年了,整整10岁了!-0-!我想应该比较大了吧!否则那些大孩子看见我怎幺叫我姐姐呢?

  

我母亲是加玛帝国最强者,美杜沙女王小名叫彩鳞,我给她取了个外号叫採花,因为她总是和一只白猿叔叔出去花丛里玩,玩的可高兴了!时常听见欢快的嬉笑声,虽然母亲有时候叫的比较悲惨--囧,但在隐约中我能感觉到她的快乐。

在皇宫硕大的御花园里,现在是淩晨时分,窗外下着小雨,淅淅沥沥,扣人心弦。父亲你在哪里?我想,现在的你定是躺在柔软的云朵之下,翺翔在浩瀚的苍穹。做着香甜的梦,嘴角扯着温软的微笑。你在大陆的北端,我在大陆的南端,我们天水一方!诠释着难以言喻的疏离。只是你为什幺就不能回来看看您的女儿呢?难道萧萧真的不值的父亲留恋吗?  

  我披着血色的红袍子,在四岁那一年看见母亲杀人时,那时候我便喜欢上这种颜色。沿着漫天飞舞的落叶,望着那落叶堆积的小山包,寒风掠过,我的心头哽咽起来……被浓雾遮掩而惨淡的阳光,透过澄澈的薄薄的枯叶轻巧地消长,整片树林开始飘摇。伴随着狂风风掠过而激起的嚣杂声,心里一片悸动,而后缓缓擡头望向苍穹。父亲那道血脓与水却渐行渐远的影子,模糊不堪,那是我自小就幻想的模糊身影。一切又回归于深秋的寂静与荒凉……

「咯咕……」一只白鸽掠过。虚空中几个盘旋。静静的停落在我的肩膀上,在那血色的红袍上留下了两道清晰的小脚丫印。我微微皱眉,伸出白嫩的手掌,抓住那鸽子提到身前,将它脚下的信条取了出来,然后手中一紧,那白鸽凄鸣一声,化作一片血雾,随着漫天落叶飘洒开来。我嘴角弧度微微上扬,母亲说过,保存秘密最好的手段,便是将证据永远抹杀!

  信上这幺写道:思念的方向总是向上的,在凉薄的空气里吐一口气,白白的烟雾沿着窗台向天空伸展而去。所以说,思念的方向总是向上的。然后阳光在眼帘的缝隙里迸进来,从眼角带进夺人心魄,白雾在冲动浮游之后没有了形状。想家乡,念爱人,一切飘零的记忆在这片土地舞成朵朵浪花,在脑中翻涌沈浮!彩鳞每当想起你,那刀绞般的思念,总是在午夜梦迴时如梦魇般惊醒,然后睡意全无,只能将思念化作动力来修炼,希望远方的你也与我一样……这是信的最后一句,落款是洒脱的隶书体『萧炎』二字。

我看着手中的信笺,目光有些呆滞,一片枯黄的落叶划过我的眼帘,我才稍然惊醒,望着这充满浓浓思念的字里行间,我心头只有一个想法!最近丫的追我母亲的狂风浪蝶,咋水品这幺高滴呢?-0-!

我随手从怀中掏出毛笔,在信的反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七个大字「你妈的,给老娘滚!」

真是!最近这些登徒浪子想要接近我母亲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啊。害我又要再抓一只鸽子回信,真是有够郁闷的,还取了个名字叫萧炎,想跟我套近乎吧?死不要脸的!

我没见过我的父亲,但是昨天,皇宫里来了一位客人,母亲告诉我,他是我的二伯,我父亲的二哥,名动天下的萧门门主。也便是我们加玛帝国第一佣兵团,漠铁佣兵的团长--萧厉。在加玛帝国听见这个名字的人,即使坐茅坑里『恩恩』的家伙,也会利马把那东西憋回去-0-!然后惊的满头大汗,大呼萧门万岁!万万岁!-0-!反正这些家伙就这幺没脸没皮的。-0-!

「萧萧吗?你长的真漂亮」这个魁梧的男人有点像我记忆中的父亲轮廓,顿时我有些扭捏的涨红了脸,目光游离,不好意识的撇向别处。

「快叫二伯!」母亲的神情永远是那幺淡漠,即使面对至亲的人。

「二伯!」我抵着头轻声道

「乖,我们萧家有后了!实在另人欣喜啊!」

「我能知道,我父亲的名字吗?」

「他叫萧炎!」

  萧炎?这个熟悉的名字,我好像在那里听见过,那道记忆中的信笺?我心头猛的一颤,一言不发连忙冲出了大厅,只留下母亲与二伯疑惑的望着我的背影渐行渐远……

  在房间里我提起笔写道:父亲带我走吧!这里是个慾望充斥灵魂的国度,只有用这样的文字来表达方式阐明我的心绪才突显得崇高。我想了很多,只是手中却难以下笔,这里的人都疯了!他们在这片淫扉的空间里,无所不用其极的交配,如同动物一般没有节制的骯髒的,在我存在的国度里随处可见。所以!父亲你带我走吧!我要离开这片汙垢的土地。求求你……父亲!我留下了落款,萧萧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 然后我拿出镜子看着眼前颓糜的自己,海藻般的长髮泻在胸前,刘海无声无息地没过眼眸。趴在金灿灿的桌子上,将头埋进臂弯里无声的抽泣,回忆在黑夜中沈澱起来……

  几天之后,我得到了父亲的回信。

  信上写着醒目的四个隶书大字:你坑爹呢?

  

  我看见这四个字,顿时额头挂下了无数条黑线-0-!

  轻轻歎了口气,我知道他的感觉,毕竟当我不知道我们是父女的情况下,直接回信骂了他一通,父亲难免对我的信抱着质疑的态度。不过即使是我的一厢情愿,我也义无反顾地奔赴那注定的虚妄与悲哀。有些事我很难阐述得清,有些事阐述得清了也很难得以共鸣。所以我选择继续写信,不知是为了什幺!或许是想勾起这内心深处,对这片大陆所残留的一丝侥倖心里所作祟。

  经过几个月的人力物力的支出,一道硕大而雄伟的时空虫洞,在加玛帝国的最繁1326;的地方耸立起来。时空虫洞就是说,翘曲的时空连接自身,超越线性时间的桥樑。物质从虫洞通过,会破坏时空的连续性,产生能量持续叠加。也可以说成空间跳跃。

  我,母亲还有二伯,三人站在时空虫洞前,今天我们就要前往中州大陆,是的!我们要去找我父亲了!我的父亲萧炎!望着二伯激动的样子,我有些疑惑,只是去寻找自己的弟弟而已,居然能激动的热泪莹眶,我便更加好奇了,我的父亲到底有着怎样的人格魅力?

  而我的母亲平日里高雅而冷漠的她,此刻她的双眼也缓缓晶莹湿润起来,我在想!母亲真是表里不依,矜持是个狗屁呀。放一个屁跟吐一句我想你性质也就是一口气。

  所以母亲啊,我们都潇洒点好不好,一个女人的思念,到底能卑微到什幺地步,也不过是透过种种方式,减少铺天盖地的相思之苦,心里好受了又要面对接踵而来的现实难题,再度摆上一幅臭架子来严实自己,让自己看上去高高在上!在长久以来对父亲的思念中,我也悟出不少道理,思念就是意淫!

  「嗽嗽嗽-」三道身影闪进了空间船,那船而如同一叶高舟一般,摇摆晃悠的消失在空间虫动里。

  我坐在船上,这个陌生漆黑空间,千篇一律的飞驰已经七天了。我还是躺在船头甲板上,空间船的风帆因为空间压力的缘故,我的耳边满是「磁拉磁拉」的声响,我听到了极速之下风声被切碎的哀鸣,杂音聒噪的另人难耐,我无奈的闭上眼,努力想使自己睡着,原来我盼了那幺久,外界的冬天到了吗?秋天枯叶还抓的住吗?

  「你行吗?现在是深夜了,虽然跟外界隔绝!」恍惚间,听到了船舱里母亲与二伯的对话。

 「可以的,没问题!」二伯认真的说又道「弟妹,你靠旁边休息一下吧!就算不休息,打坐下也好!」

  这几天或许是母亲太过疲累了,另走几天的夜晚她都睡得不舒服,好几次都来我房间与我同眠,我心里深深明白,原来强大的母亲,在面对思念中的人儿,忽然要相见了!这一切自然躺她心绪不宁。迷濛中我看见母亲缓缓躺在伯父身边的木椅上,因为我父母的变态体制遗传,我的双眼便是千年难得一件的,淫眼三花瞳,在我的目光下黑夜如同白昼!我看见母亲好让自己躺得更平缓,缓缓收弯膝盖,背着二伯,如同刺猬一般地蜷缩起来。

  母亲为了见父亲,换过穿上了他那件雪白的碎花连衣群,她侧曲着双腿,裙摆就只能遮住到雪臀下面一点点,凝脂般的白嫩腿肉出现在我眼前,一到节白腿裸露在空气里。

  由于外界的飞驰而过的空间,漆黑一片,时空船内昏暗寂静,除了我他们两几乎伸手不见五指,不过那曲线轮廓以他们这等高手,还是隐约可见的。二伯忍不住多看了那并夹的两条美腿几眼,他的表情有些激动,双手在船舵上握的更紧了!在船头上躺着的我,此时偷眼看着船舱里的情形。假装睡着努了努嘴。

  我看到二伯此时肆无忌惮的欣赏母亲的双腿,让我想起蛇人族的小孩对我说的话,这种眼神就是雄性对雌性的求偶苛求,在淫扉的蛇人部落中,活色生香而肆无忌惮的交配,我已经看的不厌其烦,只是,二伯怎幺可能对我母亲露出这种表情的?这是谁允许的,我开始独自生起气来。

  而后好奇心之下,我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。週遭掠动的风势,让我烦躁的心情稍稍有些放鬆,风吹进了船舱,吹起了母亲裙摆的一丝边角,飘飘蕩蕩,母亲曼妙的曲线玲珑晶莹,美杜沙女王那妖娆娇媚的躯体,是那些凡夫俗子一生意淫的对象。此时看着母亲雪白的腿根若隐若现,二伯的脸色涨的通红,胸口狂跳不停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二伯眉头微微一挑,双手急速的在船舵上掠动,时空船的速度猛然快上何止几倍,由于速度的增幅,週遭的气流喷涌向母亲的大腿,二伯这个败类,居然对自己的弟媳,使用上这等怪招,我看在眼里,气的我小小的心灵,又是一阵颤抖。

  母亲的裙摆被澎湃的风势袭击,鼓鼓的饱胀起来,如同此刻船顶上的风帆一般,向着母亲大腿边缘缓缓退去,二伯已经可以看见了我母亲臀底的嫩肉了,所以他要很吃力才能抓着浆舵,呼吸开始急促起来。

  我清晰的看着母亲的衣裙的变化,那摇动的裙布仍然在后缩,漫漫的漫漫的,应该快可以看见她的亵裤了,二伯的眼神满是期盼。我鄙夷的暗哼了一声,这人是我二伯吗?难道我父亲也如他一般吗?漫漫的,我心中无比伟岸的父亲身影开始动摇起来。

  终于一阵狂猛的空间乱流冲击,母亲的裙子迅速掀起又掩下,短短的剎那间,把她的整个臀部大半都暴露出来,我顿时口呆目瞪,心脏猛然一个抽搐,母亲为什幺没穿亵裤,这震撼的一目,几乎压的我透不过气来。平日里高高再上的母亲,为什幺连亵裤都不穿?她什幺都没穿?为什幺?想起临行前的几个夜晚,母亲在我身边睡觉,在半梦半醒之间,似乎朦胧中听见了母亲的呢喃,她喊着父亲萧炎的名字,难道说,自慰?这两个字狠狠的冲击在我心口。一定是的,见到朝思慕想的父亲时,母亲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求欢,来倾泻怎幺多年来的思念!一定是这样,所以母亲才不穿亵裤!

   母亲的裙子飘覆回去,二伯再次故技从施,我屏住了呼吸,心绪猛然激荡开来,再次望向二伯,发现他的裤裆部位居然撑起了一道帐篷,好几次我看着那船舵的摆动都搅到他的裤裆。然后他便是一阵皱眉,想来是什幺东西被撞疼了吧?

  这时母亲忽然扭动了一下,高耸的臀部向后更蹶了蹶,裙摆就又鼓又缩起来,这次自然露得更多了,二伯的眼睛瞪的如铜铃那幺大,此刻我的淫眼三花瞳之下,终于看清楚了,母亲确实没有穿亵裤,只见那三角地带黑色的一片稀鬆草丛,母亲的耻毛是棕红色的,我感觉母亲的那里是最漂亮的,我希望我长大也是这种颜色,只是此刻母亲的绝美阴户居然被我二伯尽收眼底……

    几撮阴毛被蜷伏的睡姿挤扯,陷入那粉红的肉沟里面去,又加伸手不见五指般昏暗的光线,这种恼人的春色对于我这个孩子来说,简直是强悍的思想冲击,母亲这幺漂亮的阴户,为什幺露在了我二伯面前?这是父亲的啊?母亲是父亲所拥有的啊!我很想站起身不顾一切的冲上去,大声质问,只是不能,长久以来没有亲人呵护的我,怎幺能亲手打碎,这长久以来渴望的亲情呢?

  我的心头情绪无比的複杂,如同一锅粥在我心口煎熬着,无数古怪的念头来回翻搅,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二伯杀了吗?只是二伯还没有真正的对我母亲做坏事啊!我在心里催促他,动手啊!动手我就冲上去杀你!你快动手啊!

  彷彿天上的淫帝感受到我的诅咒。二伯的手掌颤抖的向我母亲腿根移去,提心吊胆的慢慢按向母亲圆呼呼的屁股,我的瞳孔收缩了起来,心脏剧烈的猛跳着,彷彿过了一世纪那幺久远,二伯的食指才触碰到我母亲的臀肉上,我猛的吓了一跳,刚向弹起身冲去……然后二伯马上忐忑地缩回手指,他紧张着看着我母亲,发现没有任何不同的反应,才又咬着牙再次升出,手掌摸到母亲的臀丘上,然后缓缓磨动的,贴了上去,最后用手掌满满的握抚住,我母亲的大半个屁股。

  萧厉!你敢亵渎我母亲,我让你死我全尸体!我心中火焰升腾起来,随即我猛然捏紧了双手,好让自己冷静下来,不是时候!还不是冲上去的时候,如果他忽然抽回手,那刻母亲醒来见我杀了二伯,我自然百口莫辩,在等一下,等到他真正淫辱我母亲的时候,那时候才能动手。

  黑色的空间因为船的飞速被迅速抛在身后,可是那一片漆黑的週遭空间,彷彿根本是在原地静止不动般诡异,一阵微风拂过母亲的皮肤,母亲那吹弹可破的肌肤,肃立起细微的寒毛,就连这一目,在我淫眼三花瞳之下如同放大了百背的空间,无论多微细的细节,我都能一目了然般清晰可见。而此刻的母亲仍旧浑然不知,睡梦中还带着微笑,可能她在为能与久别从缝的爱郎见面而欣喜吧。

  我看到二伯的面色越来越涨红,那裤裆处的凸起也越来越明显,他用掌心揉动母亲那充满弹性的白嫩屁股,虎口张开,食指缓缓的移向触碰那道嫩肉,慢慢地碰到了稀鬆的草地绒毛,我清晰的看见此刻母亲的耻丘上潮潮的,二伯手中不停,再向下前进,就摸到一块突出腴肥的肉丘被二伯一把握在掌中,我狠狠的咬着牙,只感觉体内升腾起一股火热,这……我这是怎幺了?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二伯此时涨红着脸,贪心的拈压着母亲的肉缝,母亲那里如同两块粉红的糕点夹在一起,内里洋溢出点点汁水温和软腻,我眼中看着母亲那神秘桃源般的三角湿地,我的下体彷彿也开始粘稠起来。我憋红了脸,若有若无的摩擦着自己的大腿,还不忘盯着眼睛望向他们,心头对二伯煽动着想:「上吧,你这个畜生上我母亲,在那刻我将你头给拧下来!」

  二伯彷彿听到了我内心深处是召唤,似乎抵抗不住母亲的诱惑,拇指连连在母亲的两腿间钻动,伴随着指尖陷入我母亲的棕红色泥泽,母亲不晓的在做着什幺甜美的梦,除了一直在甜甜微笑之外,还发出「哈啊」的娇喘声。

  二伯被我母亲的呻吟吓了一跳,等听到声响的同一时间缩回了手,我心头一片碰碰的跳动,此刻要惊醒了母亲,那这一切也就前功尽弃了!白白让二伯这家伙卡了半天油,却丝毫没得到惩罚。索性的是母亲耸了耸肩膀,头更挪向木椅的另一头,再次捲缩起来,那雪白的屁股露在了二伯面前。

  二伯望了望四周,仍然一片寂静,他控制着奖舵放慢了飞行速度,二伯侧歪着头,双眼牢牢盯住我母亲的两腿之间。

  母亲大刺刺的躺木椅上,白净净的两条肉腿,在我淫眼三话瞳下是那幺靓丽,大腿根底一片肉丘是那幺饱满温莹,凹凸不平的湿地,玲珑有稚。隆起的地方就像成熟的蜜桃一般可人,感觉很有弹性,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我此刻看不见母亲正面的小豆豆,那里是否也与我长的一样呢?只见稀鬆的耻毛上银光点点,这一位人间绝景居然在自己丈夫的兄弟面前流出淫水来,自己却毫无所知。

  二伯犹豫了一下,确定母亲并没有醒来,才放心的将手掌再次伸过去,贴着母亲的左腿内侧扶摸着,没多时便掠到,那最要命的棕色耻丘上,挑动着母亲的阴唇,那里开始温润模糊起来,二伯的指头漫漫往晶莹的肉缝里钻,充满弹性的湿润阴户如花般微微颤动,二伯的食指和中指终于漫漫侵入到母亲泥糊一片的蜜缝口。看到这一目,顿时我的下身猛然喷出一道晶莹的水滞,我的脑海中轰然诈响,一片空白起来,耳边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嗡嗡声,这一刻如同腾云驾雾般舒爽无比。

  二伯的指尖颤慄的缓慢动作着,两片软嫩的肉逢,散发着淡淡的暖流,那里温暖而潮湿,明知道要小心千万别惊醒了母亲,二伯缓了口气,手指缓缓下移,陷入母亲的阴户,一片黏糊之中,指头有丝艰难的挪动起来

  我看见母亲的身子缓慢的颤抖起来,她那臀肉猛然紧缩起来,连带着阴户内的肉腔也夹紧起来,怎幺可能!我看着难以置信的一目,难道说母亲是清醒的?这不可能!高高在上的母亲难道情愿被二伯玩弄?这怎幺行?这怎幺对的起我的父亲,我咬着牙,心头闪过一抹歹毒,彩鳞,你这个蕩妇,不配做我的母亲。但是二伯的指头更家肆无忌惮的缓缓抽送起来,反而被一股吸力又倾向前了些,母亲「哎哎」的歎息着,脸上又浮起娇媚的笑容。

  二伯因此兴趣更加浓烈了起来,他谨慎地扣动手指,母亲的水份丝丝地溢渗出来,柳腰缓缓扭动,酣睡中似乎是相当的享受,你这贱货!你就装吧!你怎幺对的起我父亲,我捏紧了拳头,看着母亲如此骚浪的样子,狠不得上前抽这淫妇几巴掌。

  二伯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节奏,轻送慢扣的挖着母亲的肉穴,那从阴户里渗透出的水滞几乎让木椅都滋润出花儿一般,我此时觉得母亲的腿彷彿更开了些,这个蕩妇母亲,居然偷偷的挺着屁股迎送起来。

  

  二伯彷彿下定了决心,手指飞快而有力的,如同打桩一般在我母亲的淫穴里抽插着,发出噗嗤噗嗤的淫靡声音,母亲猛的弓起了腰,在一阵颤抖之中,「哈」一声呢喃出来,吐吸如兰……母亲的娇呼另二伯猛的吓了一跳,「哼……贱货,装不下去了吧?现在倒要看看你们两个人怎幺解释」

  可是另我感到以外的是,母亲居然还是没有睁开栓眼,她只是抓着二伯的手缓缓的往自己肉穴里按压,彷彿在催促二伯更加激烈一些,这个蕩妇终于开始肆无忌惮了吗?二伯楞神间,傻傻的任由母亲拉着手在她穴里抽送,母亲的屁股上下掠动,不断的哼唱起哀怨的歌谣声。

  「唔……嗯……萧炎……嗯……我的萧郎……」

    二伯继续在母亲娇柔的阴道里插弄,把母亲弄的如癡如醉,再也管不了什幺矜持了,猛的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二伯的头,口中的娇喘不停,呻吟声越来越大,阴户中的水声与嘴里的娇呼混在一起,越来越激烈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 二伯心中的慾火在母亲的娇呼和娇喘中上升起来,再也不能控制的地步,再我看来,这二伯今天要是不能奸到我母亲恐怕会抱憾终生。想起母亲平常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,恐怕二伯不用点非常手段是不能制服我母亲的,我想离开这时空虫动,恐怕他今后就没这机会了。

  母亲享受着二伯手指带给她的欢愉,心中觉得自己今天做的梦太过荒唐了,虽然平日里带着性宠物合猿,时常发洩慾望,但是从刚刚失神之间,已经明白眼前的人是丈夫萧炎的哥哥,而并非萧炎,虽然自己没失身,但也对不起萧炎,只是现在的美妙感觉让她欲罢不能,母亲用一支手把肉缝紧紧摀住,同时用双腿紧紧缠在二伯的腰,以防止二伯把他的裤子脱掉。嘴里吐吸如兰

  「嗯……萧厉……你是我二叔……嗯……快停下来……我不能对不起萧炎……」

  我见母亲正闭着媚眼,彷彿完全沈醉于身体的快感中,心里一阵咒骂,说的贞洁如烈女,那淫水泊泊的留趟下来,这个贱货怎幺对的起我父亲?二伯猛的将自己的裤子连同内裤拉了下来,早已经坚硬如铁的鸡巴便弹了出来,二伯一支手将母亲的肉穴拨开,继续用手指在阴道里抽插了一阵,另一支手将淫宗级别的鸡巴对準母亲的阴道口,虎腰向前一倾,双手抱紧母亲的腰猛的一送,身体顺势向前将母亲的一双玉腿扛在肩上,不由分说,鸡巴迅速的代替手指全部插了进去,我看见他们结合的一目,如同我的心脏被抽离了一般愣在了那里

  「对不起……彩鳞……你实在太诱人了……我受不了……即使萧炎的定力他面对你也会失身……而做为哥哥的我从小就没他那般刚烈的性子,我怎幺能忍受的了你这等尤物?」二伯缓缓在母亲阴户里抽送,一边愧疚的说到。

  母亲润滑无比的阴道将他的阴茎夹的紧紧的,但由于阴道里淫液比较多,抽插并不困难,二伯尽情的耸动着,鸡巴不停的进进出出,发洩着忍耐已久的慾火。

  「啊……你……啊……二叔……我不会放过你的……啊……我不会饶了你……」母亲一边扭捏着怒喊,一边却偷偷的耸动着屁股。

    母亲突然被二伯将双腿擡在肩上,而从阴道传来的异样感觉,使她更加的充实和舒服,母亲不由自主的娇呼了起来。眼看着母亲在我面前失身,顿时我觉得自己的心象掉进了深渊一般,难道平日里的母亲,所谓的底线就那幺不堪一击吗?她被父亲以外的人姦淫了!

    母亲的双手用力想将二伯推下去,但她阴户里插着鸡巴的麻痒感,怎幺会是二伯的对手,七彩吞精蟒,气吞天下精。经受鸡巴的入侵,那湿润的阴户立刻狠狠的吸扯起来,身为这种体魄的我,怎幺可能不明白这种舒爽致死的诱惑!这一刻我的母亲只能任凭二伯对她的奸弄,二伯的鸡巴向母亲淫水飞溅的阴户,一次又一次有力的猛冲,使母亲的慾火不断的上升,身体的快感并未因为她口中的,不情愿而减退,反而来的更加的强烈。

  慢慢的,我彷彿看见母亲软了下来,洁白的玉腿死死的勾住了伯父,母亲放弃了反抗,在淫蕩的蛇性本能驱使下,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又一声让二伯浴血沸腾的呻吟,同时身体完全背叛了她的思想,主动的迎合二伯的抽插,母亲彻底迷失在这肉慾的快感之下,已经顾不得这个人是不是她的二叔,丈夫的哥哥了!

  二伯见母亲已经妥协,便得意的将鸡巴抽了出来,有些傲慢的缓缓抽离那阴户,母亲主动的将双手搭在腿弯,红红的脸蛋吹弹可破,把自己的玉腿大字分开,将自己的美屄交予二伯奸弄,彷彿将自己的高傲灵魂彻底抛弃。

  「弟妹,你好骚浪啊,你舒服吗?」

    二伯想着自己的弟弟的妻子,整个加玛帝国为之疯狂的女子,在自己身下呻吟,看着母亲那欲拒还迎的淫乱身体在身下尽情姦淫,心中无比得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「舒服吗?比我弟弟的三寸鸡巴更胜一筹吧?」在二伯再三追问下

    「啊……恩……别说……别说了……我已经对不起萧炎…啊……我不能在说……这……啊……些淫蕩的话语了!」满脸通红的母亲小声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

  「彩鳞……难怪大家一提到你,口水便不由的流出来了,不管你是不是我弟弟的的妻子,你的淫穴却是我生平首见……我弟弟一定没想到今天会戴绿帽子的……你快叫我老公……快点…………」二伯一边死命的抽插母亲阴户,只见一时之间淫水肆意,噗嗤之声不决于耳,让一直观看的我的下身再次颤抖起来,从我的小蜜缝里流淌下粘稠的液体.此时不停的用语言侮辱着母亲的二伯,那生理上得到的亢奋彷彿更加浓郁了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在二伯的言语下,母亲觉得有些羞愧,但是让她自己也没想不到的是,她那阴户传来的快感、那在自己阴户中进进出出的肉棒彷彿比萧炎更加的威猛些,更加的另人欲罢不能,而且特别是在当二伯提起别的男人以及自己的丈夫萧炎时,那一波波的快感彷彿另母亲的阴户都抽搐起来一般。

  「我不要你插彩鳞……彩鳞不是蕩妇!不是……哦……可是……我的小穴不断吸扯……不断的……」母亲不停的自责,可她的身体又剧烈的扭动配合,真是讽刺的一目,你这个天生淫娃,连你女儿都恨不得找只狗来操你!你还谈什幺不是淫妇……在二伯的要求下,还口是心非的按他的要求。

  「老公……我……的亲丈夫……啊……」母亲拚命的拱着自己的浪臀,迎合着伯父的抽插。

  「蕩妇……骚货……母狗……让我替萧炎操死你……」二伯扛着母亲的双腿二话不水,将她压在木椅上,鸡巴更用力的抽插起来。

  「喔……你…………是……坏蛋………你这个坏人………..啊…………好…………你…………二叔……怎幺……可以……强姦……我……….你弟媳………你是坏人…………流氓……喔………喔………啊………强姦啊…………非礼啊………」

  母亲狂乱的乱喊一通,二伯听着母亲的淫声浪语彷彿更兴奋了,那粗长的鸡巴彷彿大桩一般飞快的起落,那速度简直无法形容,飞溢的淫水,熏臭的性器官,这一切的一切,都让我死死的盯着不敢眨眼,二伯此时好像更兴奋了,鸡巴又涨的通红,起落之间下下着根,整只鸡巴塞满了母亲的小穴,涨的她又酥又麻的,淫水也不停的流出来。

  「你的好大………………比萧炎的大多了……啊……好像生萧萧……啊……一般……满……涨死我了……操死我了………………坏人二叔……你的鸡巴好大喔…………会把弟媳的小穴插坏的……………好哥………坏二叔………你的太大了………彩鳞会受不了的…………」

    突然,二伯用自己的衣服将母亲的双手绑住,又用自己的粗诳双唇盖上了母亲的一对硕大乳房,将母亲反过身,腾出手,向母亲的一双大奶子抓了上去。下面就已经插的快疯狂的母亲,现在又抓着了如木瓜般的大乳房,还一口含着她的乳头,又舔、又吸、又咬。弄得母亲娇喘不已。

  「啊………………坏蛋…………你是坏二叔叔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你弄得彩鳞好…….好……爽………………爽死了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顶到妹妹的花心了……弟媳的花心好痒…………妹妹会被你二叔给干死的…………坏哥哥…你干死我了………彩鳞好痒………好美……二叔………我要来了……….我要高潮………要高潮了…………你把妹妹操的好爽…………………妹妹被你强姦的好舒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我的母亲已经全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幺,也忘记了自己不知被谁干了,只知道小穴传来一阵阵的快感,已经让母亲分不清东南西北。母亲在起初被二伯挑逗了那幺久,早已经难过了许久,终于得到畅快的发洩,她狠狠夹紧肉穴,那穴里的穴肉夹得二伯彷彿飞腾虚空一般妙不可言,但是二伯伯依旧埋头苦干

   「我是蕩妇………………用力插我…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………快操彩鳞……………坏人替你弟弟教训彩鳞………狠插彩鳞几下………彩鳞才会学乖……才会不浪…………干死彩鳞……让我生个儿子………干萧萧……………」

    母亲彷彿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,不但不想反抗,更摇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,我简直被母亲的浪叫给听傻了!这淫蕩的婊子居然要生个儿子干自己女儿,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居然做的出来,此刻被我二伯干的几乎如流浪的骯髒母狗一般,我实在为自己母亲感到羞耻。

  「你真是淫蕩的婊子……」

    二伯也终于在母亲耳边轻轻的说道。由于声音太近,母亲根本听不清楚。但是被骂贱货反而令我更兴奋。二伯看着母亲风骚放蕩的样子,果然更加卖里,快快的摆动粗腰,把根长硬的鸡巴进出不断,插得母亲媚眼如丝连翻白眼,小嘴儿翘噘,二伯凑脸吸住她的樱桃小嘴,又吸又啃,母亲不由自主的送出软舌,和二伯搅和在一块,二伯深吸了几口气,底下干得更卖力。

  「对………….我是婊子………是贱货………是欠人操的蕩妇……………你快干我……哥哥…………亲哥哥………好二叔………鸡巴好大的二叔………捅死彩鳞吧…….强姦彩鳞………..用力操彩鳞…………….啊………………顶到彩鳞的花心了…………顶到妹妹的花心………妹妹又要喷了………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    二伯的鸡巴一进一出,把母亲的淫水都翻出来了,最后,二伯的鸡巴猛然暴涨,如同巨龙一般扬起,我看在眼里,知道这男人要喷射了,母亲彷彿也感觉到赶紧挺起身子,将她的一双巨大乳房贴近到了二伯的胸膛,双脚夹紧他的腰,死命的摇着屁股。

    二伯使劲地冲刺,坚挺的鸡巴在母亲的蜜穴里猛力地一进一出,双手也没有怠慢,狠狠抓着我母亲的一对大奶子死命的揉捏,母亲的乳房变化着各种姿态,那下身的鸡巴在母亲的肉穴中如同光速,每一次带出都是一片泥糊的淫水。这些动作不禁让母亲更淫蕩的叫床着:「喔……坏二叔……肏我的骚穴……啊……抓弟媳的大奶子……咬它……咬断它……喔……用力操……啊……好美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……二叔好会干喔……用力操我……啊……彩鳞被二叔操得好爽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干我……』

  二伯的鸡巴在当今中州,虽然不爽大,但是这坚挺粗大的程度,在加玛帝国可谓是独领风骚。而且二伯快速地摆动他的虎腰,展现出壮年的精力,干得母亲的小穴淫水像黄河绝提一般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  「喔……好叔叔……啊……你的……鸡巴……大……大鸡巴……好硬……好猛喔……操到彩鳞的穴底了……操到肚子了……彩鳞愿意死在二叔手上……啊……好猛……啊……彩鳞爽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』

  「彩鳞喜欢二叔的鸡巴吗?」

   「喜……喜欢……实在太喜欢了……啊……二叔再用力一点……」

  「那遇见我弟弟,我们还可以操穴吧?」

  「嗯……坏死了……啊……彩鳞喜欢……喜欢被二叔操穴……啊……强姦啊……彩鳞被二叔操的浪坏了……啊……彩鳞随便什幺时候都可以被你干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啊……彩鳞好淫蕩……彩鳞是骚货……干死彩鳞了……啊……」母亲继续忘情的呻吟着。

  「骚货,我要喷了。」二伯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界限了。

  「来嘛……好二叔……喷吧……射在彩鳞骚屄里……喔……来吧……啊……让我给你生个儿子……来了……』

   他们在最后的高潮喷射时候,整个木椅已经满是淫水与汗液的混合物,一时之间水花四溅,俩人的身体如同落汤鸡一般,也不知道在这次时空如何找个地方洗刷干劲!